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研究中心唯一官网 中国听障儿童服务网 中聋康网 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患者的纯音和言语识别率分析
两个小孩

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患者的纯音和言语识别率分析

2021-10-28 14:24:14 来源: 中华耳科学杂志字体[ ]


/images/1635372699249024003.jpg

中华耳科学杂志, 2021年19卷4期

/images/2.png

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患者的纯音和言语识别率分析

谌国会 冰丹 王洪阳 关静

赵立东 王大勇 王秋菊


突聋是指在72h 内突然发生的听力下降,至少在相邻的两个频率听力下降20 dB HL 的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多为单侧,少数可双侧同时或先后发生,可伴有耳鸣、耳闷胀感、耳周皮肤感觉异常等。根据听力损失累及的频率和程度,可分为:高频下降型、低频下降型、平坦下降型和全聋型(含极重度聋)。突聋分型细化,要求更加标准和精细,与之而来的评估和判断标准也需要精细准确,发展和研究更为精确的评估标准迫在眉睫。随着听力学技术的日趋发展,在辅助诊断相关耳聋疾病中纯音测听和言语识别率测试发挥着越充分的作用,本研究重点对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患者的纯音测听和言语识别率结果进行分析,旨在研究听力损失、年龄与言语识别率的特点及关系,以便为临床提供有效的诊疗支持。


1 研究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从2014 年5 月至2018 年7 月收入解放军总医院耳内科病房的突发性耳聋平坦下降及全聋型听力损失患者1311 例,收集听力正常者601 例(为听力正常组言语识别率作对比),共1912 例,男性1020 例(53.35%);女性892例(46.65%),平均年龄45.60±18.92 岁,其中最大者92 岁,最小者7 岁。在听力损失者中,轻度116 例(8.85%)、中度305 例(23.26%)、重度495 例(37.76%)、极重度395 例(30.13%)。

1.2 纳入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1)行常规耳科检查:电耳镜检查外耳道通畅、鼓膜完整、无外耳道炎症、无中耳炎病史;(2)72 小时内突然发生的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30dBHL),纯音测听以平坦下降型和全聋型为主,主要累及250-8000Hz 的突聋患者;(3)普通话标准,发音清楚,意识清楚的患者。

排除标准:(1)遗传性耳聋;(2)中耳病变;(3)过度噪声暴露史;(4)耳毒性药物使用史;(5)蜗后病变,如听神经病;(6)7 岁以下的学龄前儿童。

1.3 研究方法

1.3.1 受试者及突聋分型标准

对收入院的患者进行标准的听力学检查,筛选出平坦下降及全聋型听力损失的患者,行纯音测听和言语识别率测试,记录测试结果并对其进行统计学分析。分型标准参照2015 年指南[1]:(1)低频下降型:1000Hz(含)以下频率听力下降,至少250、500 Hz 处听力损失≥20 dB HL。(2)高频下降型:2000Hz(含)以上频率听力下降,至少4000、8000Hz处听力损失20dB HL。(3)平坦下降型:所有频率听力均下降,250-8000Hz平均听阈≤80 dB HL。(4)全聋型:所有频率听力均下降,250-8000Hz 平均听阈≥81 dB HL。

1.3.2 听力学检查

应用Madsen Conera 型临床听力计,在标准隔音室内进行纯音测听和言语识别率检查,纯音测试方法采用GB/T16296-1996 规定的方法,纯音声信号的频率为0.125kHz-8kHz,记录相关听力结果和听力曲线,以评定听力损失类型和程度。言语识别测试材料采用单音节词表[2],提前告知患者跟着词表内容复述,听力师根据患者复述正误进行判断打分,每张词表共25个单音节词,每个单音节词4 分,总分为100 分,结果用百分数表示。

1.3.3 听力损失程度划分标准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1991 年发布的听力损失分级标准[3],取纯音0.5、1、2、4kHz 各频率的气导听阈平均值为平均听阈,进行听力损失程度分级,分级标准如下:正常(10-25 dB HL),轻度(26-40 dB HL),中度(41-60 dB HL),重度(61 - 80 dBHL),极重度(≥81 dB HL)。按照中国年龄段划分标准:少年(7 岁-17 岁),青年(18 岁-40 岁),中年(41-65 岁),老年(66 岁以后)。

1.3.4 统计学方法

使用SPSS22.0,采用方差分析和卡方检验的方法,定性资料描述使用百分比,组间比较使用卡方检验;定量数据描述使用中位数和四分位数,数据非正态分布,多组间比较使用Kruskal-Wallis H 检验,两组间比较使用Mann-Whitney U 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图1 所示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患者的纯音听力损失集中表现在中度及以上,以重度最多,轻度最少,所占百分比由多到少依次为:重度>极重度>中度>轻度。


/images/3.png


图2 显示,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患者的听力损失从年龄分布上看主要以中、青年为主,老年和少年相对较少。重度和极重度集中在中、青年,中度集中在中、老年,轻度集中在中年和少年,中年是各级听力损失集中最多的人群。


/images/4.png


表1 所示:(1)不同程度听力损失的性别比较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148,P>0.05),听力损失不受性别影响;(2)年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P<0.05),各听力损失组的年龄相对正常对照组都大,中度组年龄最大。


/images/1635372826194095317.png


表2 所示:不同程度听力损失组的言语识别率跟正常对照组及各听力损失组间比较均具有统计学差异(P<0.001,P<0.05),言语识别率受听力损失程度显著影响,随听力损失程度加重而下降;不同程度听力损失及各年龄段对应的言语识别率得以量化,可为临床评估和治疗提供参考标准,具体见表所示。


/images/1635372865280092721.png


另外,在不同性别结果分析中:男性的言语识别率为80.0(24.0 - 100.0)、女性的言语识别率为72.0(12.0-100.0),性别比较没有统计学意义(P=0.123,P>0.05),说明言语识别率不受性别影响;在不同年龄段结果分析中:少年组的言语识别率为84.0(8.0 - 100.0)、青年组的言语识别率为96.0(24.0-100.0)、中年组的言语识别率为72.0(24.0-100.0)、老年组的言语识别率为60.0(20.0-88.0),不同年龄组的言语识别率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P<0.05),主要表现在老年组与少年/青年/中年组的比较中,老年组的言语识别率明显要差,说明老年组的言语识别率较其他各组均下降更为明显。


3 讨论

3.1 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患者的言语识别率特点

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患者的言语识别率无性别差异(P=0.123,P>0.05),在不同程度听力损失组中比较有统计学差异(P<0.001,P<0.05),言语识别率受听力损失程度显著影响,随听力损失程度加重而下降;言语识别率在老年与少年/青年/中年比较中有统计学意义(P<0.001,P<0.05),主要表现为老年言语识别率明显下降。有研究认为感音神经性聋和老年聋的言语识别率随着听力损失程度的加重而下降[4],本研究结果与之吻合即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的言语识别率随听力损失程度加重而下降且老年的言语识别率下降更甚。突聋表现为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发病机制尚未明确,不同类型的听力曲线可能提示不同的发病机制,平坦下降型多为血管纹功能障碍或内耳血管痉挛[1],听力下降累及言语频率。耳蜗的病变加重直接影响言语听觉功能[4],耳蜗损害引起声音衰减和畸变,声音衰减(听力损失)导致声信号不易被感知;声音畸变引起功能性信噪比下降增加了听力范围之内的言语理解困难[5],从而影响言语识别率的下降。

老者普遍存在中枢听觉功能障碍[6],老者言语识别率不仅与外周听觉功能有关,而且与中枢听觉和认知功能有关[7],所以老者言语识别率较其他人群表现出更为显著的下降。由此可见,听力损失程度及年龄对言语识别率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结合该型突聋的言语识别率特点有助于更好地为患者提供诊断和治疗,表2 所示不同程度及各年龄段对应的言语识别率水平可作为临床诊疗评估和分析的又一个参考指标,有助于临床诊疗标准的精细化和准确化。

3.2 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的纯音测听结果特点

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患者的纯音听力损失无性别差异(P=0.148,P>0.05),从程度上看集中表现在中度及以上,重度和极重度较多;从年龄分布上看,主要集中在青年和中年。重度和极重度集中在中、青年,中度集中在中、老年,轻度集中在中、少年,中年是各级听力损失集中最多的人群且程度都比较重,可见中年是该类型突聋的高发人群。突聋的诱因多为精神紧张、压力大、情绪波动、生活不规律、睡眠障碍等[8-10],可能因为中年是整个家庭和社会的中坚力量,承担的责任和使命重大,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影响都较其它人群大和多,促使了其高发的特点。青年是继中年之后的又一高发人群,青年是人生学习和积累的重要阶段,面临各种挑战与机遇,部分原因可能跟中年相似。老年继中青年之后,占有一定比重,可能跟自身机能相对下降、伴有全身其他病变有关,多考虑为血管因素或者微循环障碍等,血液流变学及甲襞微循环的改变可能与突聋的发生相关[11]。少年相对较少,可能跟其在人群中的整体比例小有一定关系,本研究选取7-17岁的少年,比例就更少,学龄前儿童未纳入研究范围主要是考虑到言语识别率需要有一定的言语基础。可见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可发生于任何一个人群,因为各种因素在比重上又存在一定差异。

表1 结果显示不同程度听力损失组的年龄比较具有一定的差异(P<0.001,P<0.05),听力损失各组较正常组年龄都大,可见年龄[12]对听力损失的影响也是不言而喻的,中度和重度组的年龄相对其他组都大,中度组较各组相比均具有统计学意义,年龄最大,原因是中度组的听力损失主要集中在中、老年(见图2),本研究年龄所表现出来的差异主要是受听力损失在不同人群中所占比例的影响。

综上,平坦下降及全聋型突聋患者的言语识别率无性别差异,但受听力损失程度和年龄的影响,随听力损失程度加重而下降,将不同程度对应的言语识别率得以量化为临床提供有价值的参考(见表2),为诊断和治疗该型突聋提供强有力的辅助检查指导、提供更加精确和标准的评估方法;老年言语识别率受听力损失和听觉中枢功能障碍影响较其他人群显著下降,此临床意义在于要结合老者的自身特点,综合分析老者的言语识别率及听力损失水平。听力损失无性别差异,听力损失程度集中表现在中度及以上,重度和极重度较多,中、青年为高发人群,此有助于临床医生更好地对该型突聋性别、听力损失程度、年龄段进行把控,将其与临床发病特征相结合,以便更好地为患者诊疗相关疾病。将临床发病特征与临床听力学相结合有助于实现突发性聋的精准医学[13],通过纯音测听和言语识别率测试能有效及时的评估患者听力损失程度和言语状况,在评估中也应注意影响纯音和言语识别率恢复的相关因素[14-17],即需综合考量。在临床诊疗耳聋疾病中,纯音测听反映整个听觉通路的传导情况,能定性定量地鉴别各类耳聋疾病;言语识别率在反映语言中枢对声音信号的识别、分析、处理能力,在鉴别有无中枢言语障碍方面凸显着重要作用,有助于鉴别蜗后及中枢病变导致的突聋,将二者有效结合能更好地评估患者耳聋情况,以便为临床提供更好的诊疗指导。


[责任编辑: 郭勇]

合作伙伴 :站长工具 - 亚洲城登录_ca88手机登录登录_ca88手机版会员登录入口